令青年男女害怕却有无数人上瘾!史上最尴尬的

  《半个喜剧》中,常远和任素汐的一段快板相亲,把相亲的滑稽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这些看上去很毁三观的话,真实地发生在很多个相亲现场,结果好点的互相看不对眼,一别两宽,最怕的就是遇到各种奇葩,分分钟刷新你的三观。

  人一过25岁,全世界都开始关心起你的下半生,和下半身,连人民日报都忍不住提名一波热词。

  尤其是马上就过年了,七大姑八大姨们欢天喜地催婚的顶峰时期,只要你没对象,隔壁村的阿强、X姨的亲戚小李、都能通通给你安排得明明白白。

  相亲时无非是先听媒人一顿尬吹,然后见面围绕学历、工作、固定资产、未来规划等主题一顿尬聊,可就看上去很简单的事情,总会遇到一些人像是来搞笑的。

  这些骗术五花八门,有资料、身份、婚姻状况、收入作假的,有骗钱的,有骗色的,还有性取向存在问题的。

  但相亲就是这样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出现在你眼前的,是一朵什么样的奇葩。只要你入场了相亲市场,遇见非正常人类的概率,就远大于其他场所。

  全国单身人群2.4亿,大城市单身率超过50%,婚姻成了奢侈品,而相亲成了获取它的捷径。

  相亲第一步,就是要有人给拉线搭桥,随着单身男女越来越多,相亲的方式也越来越五花八门。

  日常在家族群里花样逼婚已经常规操作了,只要听说谁家孩子还单着,随时开始在群里轮番轰炸。

  再升级一些,父母们会赶赴各地的相亲角,尤其是过年前,更是去相亲角抢占优势地势的最佳时机。

  父母日复一日的来这里驻守,和上班一样,搬个板凳霸占着公园道路两旁的黄金地段。

  在贴满墙,铺满地的A4纸里,详细列出的相亲条件里,户籍、收入、房产、学历等硬性条件被格外看重。这里不仅有分区,海外区,房产地域分区,还有售卖一手消息的“情报贩子”,日趋变成更系统和更规范的大市场,供常驻长辈选出那个不能高攀,更不能屈尊的匹配讯息。

  年龄超过30的女生,不管学历多高,能力多强,都在鄙视链的低端,而男生仿佛只有成功人士才配获得爱情。

  近年来,相亲综艺玩起了“代际相亲”“沉浸式相亲”乃至“夕阳红相亲”,并且用“大数据配对”等方式再次跻进中国人的话题榜单。

  从为未婚男女牵红线的《电视红娘》成为中国内地第一档相亲节目后,开启了节目相亲的先河,随后《非常男女》《玫瑰之约》等节目纷纷出现。

  新一代中国式相亲电视节目,以《非诚勿扰》、《我们约会吧》为代表,男女嘉宾通过自我介绍和节目中的几轮自由问答,相互了解,当场用“灭灯”与否作出最终选择。

  2018年,男女问答类相亲节目已经显现出疲软之态,节目纷纷停播或者转型。

  “带着爸妈去相亲”、“闺蜜考察式相亲”甚至是“帮前任找对象”等形式开始占据荧屏,还衍生出明星相亲和主打黄昏恋的“老年相亲”。

  像《中国式相亲》父母上节目替儿女寻找婚姻伴侣,他们把关同意后,谈婚论嫁的当事人才有机会见面进一步沟通,且沟通全程父母参与。

  《我家那小子》、《我家那闺女》等节目,更是上演全家催婚现场,仿佛在提醒全国的单身男女,你们该结婚了。

  眼看春节在即,留给他们完成脱单KPI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很多年轻人将目光投向了相亲网站和APP。

  念书时不许早恋,工作后赶紧结婚,是这一代年轻人普遍的困境,社交相亲网站的出现,是年轻人自由恋爱和传统相亲的折中。

  从传统的百合网、世纪佳缘,到现在的探探、soul、呼啦、欢遇等APP,有的主打线上开麦、有的视频直播相亲,不少产品强化“兴趣匹配”、“灵魂匹配”之类功能,都说要帮用户找到那个“对的TA”。

  大数据的相亲网站会给用户匹配刚好的对象,条目清晰的条件仿佛更加对应了“婚姻就是要门当户对”的传统,但陌生人社交的各种弊端,也让更多的人望而却步。

  爸妈担心自家的大龄剩男剩女还在情理之中,为什么其他人也这么热衷于帮人相亲呢?

  在很多地方,尤其是农村,大多数的相亲都是由媒婆来安排,相亲资源都掌握在媒人手中,想要见相亲对象就先要给这些媒人一些好处,媒人才会积极地安排相亲对象。

  若是相亲成功了,皆大欢喜,男方要给媒人包1万块钱的红包,以示感谢,这几乎成了约定俗成的行情。

  有些媒人手里来来回回那些单身女孩子,没相中的话,又去介绍其他的男孩子。就光第一次的见面费,媒人都要赚不少。

  这个职业可谓是无本生意,就算有些不是专业媒婆,退休后没事干的中年人,也愿意走家串巷,给那些有单身男女的家里互通有无,成了除了能拿红包,还能赚个好名声。

  从前有世纪佳缘、百合网、珍爱网等相亲网站,加入会员才能获得比较优质的资源。

  随着陌生人交友平台的发展,这些APP也成为网友的恋爱工具,夺走传统婚恋交友平台相亲业务的市场份额。

  这些平台凭借着巨大的流量红利,号称掌握优质资源,再有在线红娘专业助攻,让你交个几百块的会员费,相信很多人都不会拒绝。

  现在很多城市还都有同城相亲活动,像宠物店、DIY手工坊、密室逃脱这种代表相同爱好的,让消费者和会员们彼此连接,通过相亲联谊的方式,实现变现。

  在节假日期间,家长们必然会安排的花样相亲局,像今年的“国庆七天小长假”已然变成了“相亲黄金周”。

  对父母或亲戚这种要求既不好意思拒绝掉,又不想让自己尴尬的年轻人们就将“终身大事”但很多年轻人都很抵触,由此,在这种模式上,假期致富经发展成了:代相亲业务。

  现在年轻人,上班要完成领导给的KPI,休假还要完成父母给的相亲指标。全权委托给了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。

  首先可以按照地域划分,然后上来自爆身高体重,更专业者,直接上图,方便那些早已交换过个人相貌特征等基本信息的客户们,按照自己的外形进行最优挑选。

  如果顾客是一种漠视的心态,可以选择不化妆;如果顾客抱着一种搅局的心态,还可以选择丑妆。

  有商家表示说,代相亲和代约会的服务,小长假期间店铺咨询人数明显上涨,甚至是一“代”难求,用户甚至还需要排队预约下单。

  相亲这门生意之所以这么让人上瘾,是因为:它不仅可以赚钱赚的爽,还能让用户更爽。

  于大多数守在电视机前等着看相亲节目的观众,看的是社会百态、人情世故,以此来收获内心满足,排遣平凡生活的乏味。

  但是对于相亲最直接的大龄剩男剩女们而言,相亲可以是买卖,但爱情和婚姻不是,保持清醒最重要。

  面对过年来自七大姑的“怎么还单着呐?”攻击,和八大姨的“什么时候结婚呀”连环炮,如何自如应对?